Natsu_

黎夏

自娱自乐式码字,写自己喜欢的。如有评论万分感恩。

头像来自墨宝@鹤逸Moy

随时脑洞,随时抽风。

微博转接:山崎夏_
企鹅转接:578153373

欢迎同好扩列

#CP23#摊宣#IDOLISH7# @Comicup魔都囧猫娘

COMICUP23-DAY2确认

摊位号:B06

摊位名:DA安利社

双日都在,D1半机动,D2和 @鹤逸Moy  rp一织陆坐摊。摊位也都是17相关。

所有刊物全新首发,应该仅有场贩,欢迎来摊面基玩耍。
以下微博传送。
https://m.weibo.cn/2409826505/4315448230932724

雪之幸【一织陆】

下雪天,有什么呢?今天的星座运势是和伴侣一同出游哦。于是下雪了!


#

有时候好的事情真的会聚集在一起发生。


比如刚到车站就来了的公车,比如看了下星座运势发现今天很适合约会,比如……


一手拎着牛奶一手拿着早饭的七濑陆现在路边,时而低头看看手机,时而左右张望一下,决定先背着风咬一口早饭。他约了一织今天外出,实名约会。


刚咬了一口还没下咽,就看到一个人快速和自己擦肩而过。


嗯?路过自己的这个人有点眼熟……


“……等……是一织!” 拍拍差点被噎到的自己,陆有点着急,“一织!你路过我了啊!一——织——!你等我一下!”


看着并没有停下步伐的人,陆甚至突然怀疑了一下,...

【太敦】还记得他

不知道多久之后又想到一个场景,是一个小作文。。。嗯。。


#


他还记得你。


这是国木田走出来对站在门口的敦说的唯一一句话。


这句话的意义好像很重,一如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他看到那个人被纱布包裹着头部,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窗外。秋日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窗外树上的白猫伸了个懒腰,继续睡去了。


敦小心地走到太宰床边,他不敢出声,就怕把这个宁静打破,怕这位先生回头对着自己说:


“你是谁?”


即使国木田告诉他,他还记得他。


他从来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在他印象里,他只不过是太宰先生从冰天雪地里捡回来的一条无关要紧的命。刚开始他并不懂为什么太宰会带他回来,...

【一织陆】

日常短

即将成为美食博主的陆

今天坑一织了吗?坑了。


#

有时候如果细心一点,就会发现生活中,每天都有细微的变化。有时候很明显,有时候如果不关注的话…

——七濑桑,今天不能再吃很多甜点了。


看着手机上传来的简讯,陆撇撇嘴,看着一只脚已经踏进的店门和店内热情的服务员以及柜子里满满的甜品。


咽了口口水,把自己另一只脚踩了进去。


最近是一个短暂的休假,陆可是没闲着。平日里坐车路过的店,都暗暗记在心里,就等着这样的日子,好好享受。


前天是和环一起去的,昨天是拉着壮五去的。但由于连续两天,再加上壮五由着陆吃了很多,一回宿舍就被一织说了一通,还差点被禁足。


多大人了,还带禁足的...

【一织陆】反镜像

星巡太棒了!兽耳赛高!想摸……
陆bb的设定让人兴奋(「・ω・)「
可能不明显?

#
在又一次看着人在面前倒下,对方睁大着双眼看着他好像一脸的不可置信。那原本笑着的可爱面孔,此刻冷冰的不像同一个人。

出了口气抬手看看刃上的血迹,皱皱眉,像是有点嫌弃地甩了甩。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传来,熟悉的笑容再次出现在脸上。

“Orion,你来了。”

“啧。”来人咋舌,面前这样的摊子自己是没少见过,不过,他的地方,总是讲求规章制度的。也正是因为感觉太过于死板,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总是想着怎么把现在的王推下去,由他们的人上位。好在有个从者,这个笑面杀手一样的存在。

“没接到通知你就……”楽有点头疼,这是陆第几...

【一织陆】

七夕快乐,和你在一起,每天都可以是情人节。 @鹤逸Moy

#
——七濑桑,七夕节快乐。

硬生生撑到了十二点,小心翼翼地给陆发了留言的一织刚要躺下,被隔壁的动静惊地又坐直了身子。
手机上很快显示了信息。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一织也是节日快乐!

竟然不知道就这样回了,七濑桑您是笨蛋吗?

这样想着却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这是源于中国的一个节日。相当于西方的情人节。

——哦——!我记得还有一个传说!

——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太晚了…

还没等把字打完,提问的七濑陆同学就已经站在了他寝室的门口。

“一织,我可以进来吗?”

轻声叹了口气,下床给开了门。

“已经很晚了,七濑桑...

梦中梦【一织陆】

好久之后的产出??

小段子。。

#
——即使,我知道那是梦中梦,却依旧不愿意醒来。我怕我醒来之后,梦里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我想要的,我期待的,都是一场空白。

“七濑桑…七濑桑!到起床时间了!”

猛地睁开眼睛,雪白的天花板让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太久没有得到陆回应的一织已经打开了门。

“失礼了…所以七濑桑,您不是已经醒了吗?为什么不回答我。”

“…” 陆有些呆愣愣地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一织,又抬起手看了看,突然松了一口气一样的笑了起来。

“七濑桑?” 一织看着对着自己的手笑着的陆,有些不行所以。

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有时候是对捂着心口,有时候是对着镜子,这次又是看着...

【巍澜】



“仓央嘉措曾说过,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赵云澜,我不知道,现在我们这样,是对是错。”

“别别别,我赵云澜比不起你们这样文绉绉的书生。我只知道,我见着了,有想法了,自会去做。什么最好不见的,想那么多干嘛。”

“凡事总该有个……”

“诶哟,我说沈教授。难得就咱们俩呆着,没有死猫在,也没有案子叨扰。咱们能不说这些扰乱气氛的话嘛。”

沈巍不再说话,不是顾虑太多,只是万年之后,就算自己对他还有所执念,那么赵云澜呢,对自己又是什么心态。要说接近他的那些人,除了调查处的,他一概不知,是好是坏,从那个人脸上根本看不出来。成天一副嬉笑的面孔,自己还不能太过张扬。

——真的就想,就想那么...

【巍澜】

再一次不知道用什么题目的人放弃

#
“你看他的时候,连眼睛都是笑的。”祝红看着沈巍酸溜溜地这么来了一句,手里的零食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牛肉干,用郭长城的话大概是,更有嚼劲。

沈巍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可惜一大早该出任务的出任务去了,没出任务的在图书室里呆着,整一大厅就他和祝红两个人。

“啊,没太注意。” 沈巍推了一下眼镜,低头把自己埋进书里。

看着抬头迷茫眨眨眼 ,才后知后觉是和自己讲话的沈巍,祝红有一时间的疑惑。如果不是知道他是黑袍使,那么这么说也是没什么的。

但是自从知道他是黑袍,又知道他们曾经的事情之后,祝红仿佛一下子想通了。现在顶多这样子说两句,即便被蛇四叔说了好几次,她也不在乎。...

【巍澜】

随手突发产物,大概可能比较……想不出题目。


#

——我以为,这一世,我只需要默默守在你身后,有危险的时候适时出现,再适时离开,就可以了……


——我以为,斗转星移,一切都可以忘记了。可是梦不饶我,那个地方,都是你的影子。


——我以为,只要把所有事情,都沉在心底,只需要自己知道。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以为”。


“兄弟?”


对面的人发出一句带着尾音的话,沈巍一时间有点迷茫。一直以来的关系,好像突然就破裂了。


“嚯,那什么……啊对,沈教授,也对。兄弟,没错。一点毛病都...

© Natsu_ | Powered by LOFTER